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可实际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措施
* 来源 :http://www.mgqrph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7-18 12:15

硚口区城管委负责宣传的赵志宏说,城管部门也时常在夜间接到投诉,但他们多次突击检查,该工地夜间施工都是得到批准的。

“吵死了!”正在上课的高一学生小徐实在忍受不住了,举手申请后,离开座位,将教室的门窗全部关上。当他返回座位时,部分同学禁不住悄悄向他竖起大拇指。

武汉晚报记者随即来到武汉四中,围着该校转了一圈。汉口古田五路,紧挨着武汉四中的位置,确实有一个大型施工工地。隔着四五十米远,记者都能听到沉闷的机器轰隆声。武汉四中六号教学楼一位同学说:“我们现在上早自习都戴着耳机读书,要不然根本读不进去。”

不久前,柯老师以普通市民身份,先后向相关部门反映,“昼夜施工带来的影响太坏了,不光我们学校,附近的保利香槟国际小区居民,也是深受影响,结果好多住户打电话说四中附近有工地噪音扰民,市长热线的反馈单竟然发到我们学校来了!”

对于项目经理说的,能否采取降噪措施,徐副队长说,现有的技术很难。“比如说安装防噪挡板,因为声音的传播特性,如果要安装挡板,那高度会非常高,即便能降噪,那安全性能也得不到保障。”环保局只能定期安排人员巡查,建议施工方调整昼夜施工项目,尽量减轻噪音对周边居民的影响。

经理说,春节后,他们向硚口区环保局申请过两次夜间施工,虽然都通过了,但这远远不够。“只要施工肯定会有噪音,关键是我们已经按照国家标准,每个月向环保局上缴了噪音排放费用。如果环保局能采取一定的降噪措施,那市民的投诉肯定会少很多。可实际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措施。”

该经理说,希望市民们能谅解。最迟这个月底,这些产生噪音的施工就会完工。“之后的施工,对市民的影响会下降很多。”

柯老师告诉记者,学校受施工影响最大的就是六号教学楼,高一、高二全部学生近千人都深受其害。“现在学校抓得紧,早晚自习,加上白天的八节课,如果午休没办法保证,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,都受不了。”

柯老师说,这片工地以前是一聋校,后来聋校搬走,开发商买下这块地搞开发,自从开工以来,对学校教学造成很大影响。

3月4日一大早,武汉四中高一学生小徐的妈妈张女士向武汉晚报投诉,称学校旁边有一个工地,施工时,噪声严重影响了孩子的课堂效果。

经理告诉记者,这些老人都在等着住进还建的新房,有的人甚至能精确知道多少天能打完一根桩,天天来追问,桩是不是按时完成进度。

这时,几位爹爹婆婆来到工地门口,一见到这位项目经理,马上上前问:“小伙子,你们什么时候能完工啊?我们可都是等了好几年。”

该经理说,这块工地上现在正在施工的部分,是这一片的还建房和公租房,上面要求他们8月份完工。如果基础部分完全做好,按照一层4天时间的最快进度,一栋楼33层,也得4个多月。而这个进度需要满负荷施工才能完成。“我们不赶工怎么办?不能按时完工的话,肯定会扣我们的钱。现在这一块利润本来就低,扣钱后我们怎么生存?”

4日中午,记者找到施工方的一位项目经理,这位项目经理也向记者大倒苦水。

让小徐和同学们感到郁闷的工地,离教学楼约10米,打桩的声音让学生根本听不清老师在讲什么。

硚口区环保局监察大队副队长徐北说,他们也总接到群众反映,称这个工地噪音扰民,希望环保局制止他们施工。“有些群众甚至要求工地白天不准施工,这是不可能的。按照规定,工地在6点到22点之间,是允许正常施工的。除非是特殊时间,比如中高考期间,市里明确规定工地停工。”

小刘是高二学生,她说,她因为个子矮坐在前排,上课时努力一点还是能听见老师讲的内容,但中午午休完全没办法,太吵了。“我们班有个很明显的现象,下午上课时打瞌睡的同学增多了,长期在吵闹的环境中学习生活,人肯定容易疲劳。”

施工单位来自成都,在武汉参与了多处建设。这位经理说,他们现在设备只进场了三分之二,而如果按照施工进度的标准,现在设备必须全部进场,否则根本不可能按期完工。

对于学生和学校的牢骚,该经理表示很能理解。“如果换作我,我也会投诉,可关键是我们的苦处又向谁反映?”